招考指南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招考指南 >> 正文

身价亿万创业者的运气不是决定成功的重要因素


文章作者:www.dutmba.com 发布时间:2019-10-18 点击:1829



  日前,一段CNN对普莉希拉·陈的采访引起热议。

  “你常说,运气不该是你成功的重要因素,但对你来说,运气的确很重要。”

  “在美国,人们需要足够幸运,才能掌握机会,这是不公平的,是对机会的浪费。我能走到今天,因为我很幸运,能遇见帮我打开机会大门的老师们。今天我们需要做的是,打造一个机制,让每个人,哪怕没有运气加持,也能有机会去施展自己全部的潜力。”

  在这个对于成功定义愈来愈多元化的世界里,女性享有越来越平等的机会造梦。

  但是运气不该是成功的重要因素,也不该是女性获得命运垂青的借口。

  女性创业者成为成功的变革者,转身成为风险投资人,为更多的变革者开路,构建一个良性循环的机制;一代把自己的人生攥在手里的女性们,将自己的愿景植入产品的灵魂,回馈人类一个更好的世界。

  这两个“一”正变革着硅谷,亦影响着远处你我的生活。成功的女性创业者与投资人,两个身份从未分开。

  在与我们相似的年纪里,她们经历着人生的起伏,爱情婚姻的抉择,在更为执着坚定的目光里,她们的选择为我们照亮了前路。

  创业者投资人的崛起

  在硅谷,白人精英男子获得风投是常态,女性创业者获得风投是运气。

  女性创业者拿到投资真的是运气么?

  硅谷的创业者和风投合伙人一直以来有着相似的画像,年轻的白人男子,本科毕业或者辍学于少数几所精英学校。

  风投行业如同命运之手,投资者们的垂青可以让创业者获得数百万美元去践行梦想。

  2017年,硅谷只有2.2%的风险资金用于全女性团队,12%的资金用于有男性和女性创始人的公司。相比之下,所有男性团队占总风投资金的79%,约670亿美元。

  

  这种性别间的差距不是运气,而是创业投资土壤中的系统性先天不足。女性创业者拿投资并获得成功,不该只靠运气。

  

  Pitchbook2018年披露的数据显示,仅有16%的风险投资公司拥有女性投资人。

  女性投资人数量的提高,话语权的增强,将给到给更多女性创业者前所未有的理解与空间。一部分女性创业者获得成功之后,转向风投领域,支持更多女性的创业,由此形成良性循环的机制,才有可能扭转性别差距背后的系统性先天不足。

  更多的女性出现在风投公司,不是政治正确,不是象征主义,而是一种赋权,将改变着女性创业公司未来几年的面貌格局。

  另一方面,领导估值超过十亿美元的“独角兽”公司的女性人数也在上升,她们数十年的耕耘,让投资者看到结果,改变大众生活。这股不可忽视的女性力量,为更多的人闯出一条路。

  这些选择了创业投资的女性,并未走向生活与家庭的对立,而是在大格局中将人生攥在手里。

  Women-founded companies valued at or above $1 billion

  

  安妮·沃西基 基因测序“独角兽”23andMe

  23andMe的基因检测结果,最近在微博上刷了屏。在网上下单,自己提供口水样本,就可以获得自己的族源和健康隐患结果。2013年,37岁的安吉丽娜·朱莉宣布自己已经接受了双乳乳腺切除及乳房再造手术。她通过基因检测得知罹患乳腺癌的几率大约是87%,卵巢癌的几率是50%,于是她决定先发制敌,将发病可能性减到最小。

  23andMe正是为我们完成这样的使命,让每个人都能接受承受得起的基因检测。

  它从基因层面解释了,鲁迅说的“无数的远方,无数的人们,都与我有关。创始人安妮·沃西基的人生比基因检测概念更为精彩。

  1998年,谷歌开始于一间车库,这间车库的主人是安妮?沃西基的姐姐,苏珊——现Youtube总裁。那一年,安妮碰到了谷歌创始人之一谢尔盖·布林。

  2006年,安妮创立了23andMe,也在那一年,她与谷歌创始人谢尔盖·布林结婚。

  2013年,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要求23andMe暂停提供医疗相关的基因检测服务。安妮与谢尔盖·布林因为第三者感情出现问题。

  2015年,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了23andMe对部分疾病基因测序的市场许可。安妮与谢尔盖·布林正式离婚。

  当年10月,23andMe获得1.15 亿美元E 轮融资,成为当时估值最高的个人基因检测创业公司。

  2017年,23andMe获得红杉资本2亿美元融资。

  安妮建立基因帝国源于她的希冀。她希望通过让消费者获取他们自己的遗传信息来赋予消费者权利。她说:“我从小深受母亲斗士般心态的影响,那些生活中发生的糟糕的事情,要么控制自己,要么让自己更好。”在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,她谈到如何帮助女性更好改善工作。“应该为每个女性雇佣一名男性,真正推动变革的唯一方法是多样性。”

  如今的她,每天骑自行车去23andMe工作,在打折促销鞋店购物。她让两个孩子自己洗衣服,自己剪头发,甚至让他们睡在第二天要穿的衣服上,以腾出早上选衣服的时间。

  她将自己的人生蓝图架构在人类发展的前景中。

  每一步,她都将人生牢牢攥在手里,她有着精彩的基因帝国,无论1998年是否碰到谢尔盖,她最终都会走到23andMe,都会成为这个时代影响我们生活的“她们”。

  朱莉娅?哈慈 在线票务网站Eventbrite

  同在2006年的美国西海岸,朱莉娅?哈慈和丈夫凯文?哈慈在旧金山一间没有窗的仓库中创立了美国在线票务巨头——Eventbrite。2018年8月,他们提交招股书,预计年底在纽交所上市。故事前半段是“凯文遇见朱莉娅”的偶像剧,后半段则是披荆斩棘的创业剧。2003年凯文?哈慈与朱莉娅?哈慈在共同好友的婚礼上是邻座。一个是连续创业者,一个是电视从业者。2006他们结婚,为了结束漫长的异地恋,朱莉娅计划搬到硅谷接受一个电视创业公司的职位。

  凯文劝说她和自己创业:“你可以为别人的梦想工作,也可以和我共同创造一些东西,我们可以不赚什么钱,可以把所有的钱都投入到这个点子里,它将完全属于我们俩。“

  朱莉娅多年后仍记得那个场景,她撕了入职合同,从那刻起,她成了一名创业者。

  

  朱莉娅·哈慈 孤注一掷背后,是融资艰难和从0到1的煎熬

  2008年,哈慈夫妇积攒了一批希望通过网络平台重新聚集人气的用户。乘着社交网络的爆发,2013年公司便收获超过10亿美元的总销售额。如今,一年收获30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总销售额。

  Eventbrite始于哈慈夫妇的婚姻,他们俩彼此成就,变革消费者的生命体验 。

  两人视沟通为婚姻的黄金法则。

  朱丽娅说:“我们既独立又统一,从不同时涉足相同的业务,这不仅让我们提高效率,更能帮助我们减少不必要的冲突,我们相互依赖亦相互尊重。”

  男性与女性从来都是对立而统一。Eventbrite员工中的男女比例是1:1,这不是女权,不是政治正确,而是提高效率,更好地服务消费者,朱莉娅?哈慈在伴侣身上找到孤注一掷的勇气。

  可能你说,他们的相遇就是一种运气。但在相遇之前,朱丽娅就有能力牢牢将爱情和人生攥在手心,他们交织一起,从Eventbrite这个平台触及到全世界,帮助我们去寻找世界角落里的人生惊喜。

  惠特尼·沃尔夫 “女性优先” 约会App:Bumble

  大多数人想起约会社交软件最先想起Tinder, 一团蜜桃红的火焰。惠特尼?沃尔夫正是Tinder的前合伙人,也是Bumble的创始人。

  2014年,她经历与Tinder 联合创始人贾斯汀?马廷,也是前男友的纠纷之后,她将贾斯汀?马廷告上法庭,以在工作中遭到了性骚扰和性别歧视为名。

  之后,她创立“女性优先”的约会软件Bumble,将自己的女性愿景贯彻其中。在Bumble这个平台上,女性从线上聊天到线下见面全程控场。

  她将这个平台发展成一种与传统理念——男女关系里,女性不应迈出第一步——的对抗运动。如今,Bumble年销售额超一亿,成为全美用户增长最快的约会平台。

  又美又有大格局的惠特尼?沃尔夫怎会止步于此?

  2018年8月,惠特尼?沃尔夫宣布成立风险投资基金,以帮助有色女性及融资弱势群体为使命。在Bumble公布的研究报告中,黑人女性在2017年仅获得了0.2%的风险投资, 由黑人女性创办的美国创业公司2017年风险投资资金为2.5亿美元,前一年仅为5000万美元,而在2017年美国风险投资交易总投资超过800亿美元。

  惠特尼——社交软件女王——在2017年找到了她的另一半, 迈克尔?赫德。

  如今,刚刚29岁的惠特尼已经是一位成功的女性创业者,也是一个刚起步的风险投资人。她打破社会施加在女性身上的枷锁,以Bumble这个平台为起点,给予全球女性走出男权思想的勇气。她在过去7年里,遇到渣男,创业成功,被赶出公司,再次创业成功,结婚,跨入风投领域,帮助更多的女性创业者。

  一路走来,她深谙女性的需求与困境,深知运气绝不该是女性创业者开始的重要因素,女性需要外界实打实的支持信任,需要内在坚定的信念。

  不到30岁的她,手里不仅紧紧攒着她自己的人生,更握着她人前行的方向,为了那些留她在身后的人,为了远方无法走出去的人。

  她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你也是。

  女性创业者们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崛起,让整个世界实际地感受到“她时代“的热度。在不远的将来,女性创业家将会有更好的发展,获得更大的影响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