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考指南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招考指南 >> 正文

91岁褚时健去世:人生总有起落,精神终可传承!


文章作者:www.dutmba.com 发布时间:2019-08-14 点击:1485



  褚时健走了。

  3月5日,新京报记者从褚时健亲属处证实,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、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。享年91岁。

  褚老,作为几代创业者的一生偶像,马云、王石等众多商业大佬均曾称以褚老为榜样,甘做褚老学生。

  一直以来,覆盖在褚时健身上的标签有很多:传奇、糖王、烟王、爆款之王、阶下囚、哀牢山、褚橙、75岁再创业……

  他是曾经的丧父少年,晚年丧女的失意老人;是曾经的中共地下党员,在最好的年龄打入右派,在国企工作17年后沦为阶下囚。

  但是,他也是亚洲第一、世界第五烟草企业“红塔山”的管理者,75岁再创业的勇敢企业家,褚橙商业神话的缔造者。

  褚时健效力红塔的18年中,为国家创造的利税高达991亿,加上红塔山的品牌价值400多亿(其他品牌价值没有评估),他为国家贡献的利税至少有1400亿。

  关于他的励志故事实在太多太多。

  从另一方面,褚老更是这个浮躁的年代最清醒的创业者。时代在变,但有些东西,从未改变。越是浮躁的年代,他的故事越值得每一个创业者学习。

  少年丧父、辍学

  35岁完成糖厂逆袭

  1928年1月,褚时健出生在云南玉溪一个小乡村,从此,他的生活轨迹几乎就没有越出过这个小地方。

  1943年,15岁的褚时健丧父。辍学、烤酒、种地,和母亲撑起了共6个孩子的家庭。

  1946年,18岁的褚时健求学却遭遇战争,扛过枪打过仗。

  1958年,30岁的褚时健经历人生第一次跌谷,被打成右派开始农场改造生活。

  改造期间,条件异常艰苦,和他同去的县长、干部不少抑郁成疾,甚至病倒。而褚时健只有一个礼拜的过渡期。他不用那些高深的理论来引导自己,而是用最朴素的道理,他想:我还要生活呢,我要往下活的呀,我不想了。

  1963年,35岁的褚时健实现人生第一次巅峰。他接下濒临倒闭的戛洒糖厂的重任。当时厂里100多名员工,作为新平县数一数二的国企,亏得一塌糊涂。

  事实证明,褚时健骨子里就是一名企业家。他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,注重事情的本质,“我们要挣钱,要生产。怎么挣钱?改造设备,降低成本,怎么样让这个甘蔗的含糖率更高”。

  那么多任厂长,没一个人看出来甘蔗是没有榨透的,只有他发现了。当时熬糖以后有一个老锅,有很多垢,这个锅垢这么厚,耗费多少燃料?所以褚时健上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叫大家赶紧把所有的锅垢砸掉。

  在他过去以后,仅一年,糖厂总共盈利28万元,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糖厂一时名声大噪,整个新平县为之欢呼。

  年过半百

  “红塔帝国”的巅峰与折戟

  1979年,戴了22年的右派帽子终于被摘掉,51岁的褚时健被调进濒临倒闭的玉溪卷烟厂担任厂长。

  这一变动,也彻底改变了褚时健个人和整个家庭的命运。

  当时的玉溪卷烟厂,破败不堪、萧条落后、设备陈旧、人心涣散,工资低下、死气沉沉,派系斗争非常严重。很多卷烟压在库房卖不出去,卷烟机器都是国外已淘汰的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产品。

  上任以后,他马上开始大刀阔斧地对这个半作坊式小厂进行改造,一方面,大举借债购入国外生产设备,烟厂负债率最高时达到500%;

  另一方面,引进品种改善种植,从源头帮烟农种出好烟叶。更关键是他分利于人,竭力改善员工待遇。这在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尤为难得,极大地提高了生产积极性。

  据烟厂老员工回忆,起初当地小伙子都不愿意去烟厂工作,褚时健来了一两年,大家就争着要进烟厂。

  在不到20年的时间,褚时健达到人生的第二次巅峰,使一个濒临倒闭的小卷烟厂成长为亚洲第一、世界第五的现代化烟草企业。

  1987年,他领导的玉溪卷烟厂成为中国同行业第一。

  1988年,“红塔山”成为玉溪卷烟厂第一品牌。

  1990年,他获得了全国优秀企业家的称号。

  1994年,褚时健被评为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。

  褚时健风光无限,但也危机隐现。

  在大胆推动生产经营的时候,褚时健也大胆地往自己的口袋里装了钱。其实很多人为他打抱不平,认为他对企业的巨大贡献并没有在个人收入上得到体现,18年来他的总收入不过百万。

  而在他效力红塔的18年中,为国家创造的利税高达991亿,加上红塔山的品牌价值400多亿,他为国家贡献的利税至少有1400亿。

  多年以后,柳传志在谈到此事时表示,褚时健将一个很烂的企业做大做强,非常了不起,后期确实犯了错误,但“褚先生就是一个下金蛋的母鸡,难道国家不该反思吗?”

  1995年,褚时健被举报贪污174万美元。命途多舛的他又一次摔倒了谷底。他被隔离审查达四年之久,妻女都被关押。

  在这期间,他唯一的女儿褚映群在河南狱中自杀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时,褚时健当即痛哭失声,“姑娘死了,死在河南,自杀了!”。那一年的中秋节,他一个人蜷缩在办公室,盖着一条毯子看着电视,悲凉得很。

  1999年1月9日,71岁的褚时健被判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对于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来说,几乎已经一眼看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  2002年,74岁的褚时健因为严重糖尿病,被批准保外就医。这位当年烟农们心中的财神没有重返红塔山,也拒绝了所有国内外烟商的邀请,前往哀牢山隐居。

  75岁触底反弹再创业

  “烟王”变“橙王”

  但是,“隐居”并不意味着没有作为。

  褚时健自称是一个闲不住的人。他说一个人如果一辈子碌碌无为,是不会有什么真正的人生体验的。

  在哀牢山上,75岁高龄的褚时健惊人再创业。辟荒山、种果园,夜以继日,殚精竭虑,每月下地十几天,开始种橙子,研究橙子。力求把全凭农家经验的一门产业改造成工业化发展模式。

  2008年,一个叫“褚橙”的橙子品牌开始在云南上市,虽然价格比其它同类冰糖橙最多高出10%,但线上线下经常出现缺货状态。

  先看一下当年天猫上“褚橙旗舰店”上的预售情况。

  三种等级最便宜的 12.8 元一斤,最贵的特级 16.8 元一斤。不得不说,确实很贵,但细看你会发现:越贵的销量越大,三个等级预售量已达6.4 万箱。

  知乎上有人问,为什么褚时健卖橙子成功了?而柳传志卖桃子,潘石屹卖苹果大家却不买单?

  褚时健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诀窍。2015年9月,褚时健之子、知名企业家投资人褚一斌曾准确地概括道,父亲的每一次成功,都离不开企业精英的思维+匠人精神。

  什么是褚老的“工匠精神”?举几个例子:

  1、为挑好肥料,一个80多岁的老人蹲在养鸡场的地上,把臭的年轻人都不敢碰的鸡粪抓在手里捻一捻,看看水分多少、掺了多少锯末,他眼睛又不太好,几乎要把鸡粪凑在脸上!

  2、在褚时健山上的房间里,堆了一大摞关于柑橘种植的图书,这十几年他都翻得起了角,书里是密密麻麻的眉批、标注。

  3、褚时健说,有太多的学问书里根本讲不到,所以要靠不断的摸索、实践,他经常下到地里,跟橙子“对话”,一坐就是半个小时,了解株距、施肥、日照、土壤和水,就这样数十年,他现在对这些了如指掌。

  有网友从“产品至上”的模式分析称,

  褚橙都是严格按工业生产的标准控制的。老爷子在摸清影响橙子口感上费了很大的劲,在科研和试验上投入很大。园子里也有专人监控各个指标在合理范围内。产出的水果品质也是高度统一的。

  褚橙或许不是很多人吃过最好吃的橙子,水果这东西没打开吃之前你能保证它的味道?不能吧。

  但是褚橙这种工业化生产出来的水果它就能。

  举个例子。2015年,褚橙质量下滑。个子小、皮色不均匀,口感酸,坏果率高……这一年市场给出的回馈并不乐观。褚时健因此在媒体上公开道歉,并提出了质量、途径、品牌等方面的改善办法。第二年,他们砍掉了棵树。

  我们惊讶于褚时健的管理天赋,这位经历过战争年代的云南汉子,没有专门学习过管理学课程,但却深谙人性,重视人的作用。

  别的基地无法做到让农民按照标准去操作,而褚时健就能做到,他的半合伙人、激励制度、标准考核制度让他管好了最难管理的农民种植。

  从他曾经接受媒体采访的话语中,我们可以间接得出结论。这位老人说:

  现在年轻人的特点还是一样:把事情想得很简单。

  有一次,一个年轻人从福建来找我,说自己大学毕业六七年了,一件事都没成功。他是性子急了,目标定得很高,想“今年一步、明年一步,步步登高”。

  我对他说:你才整了六七年,我种果树10多年了,你急什么?

  如今,儿子褚一斌接过了父亲的权杖,褚时健花了近两年时间做出接班人的抉择。虽然褚一斌已是中年,但无论对他还是褚橙,这仅仅只是一个年轻的开始。

  褚时健90岁大寿

  附录

  王石:我为什么崇敬褚时健

  我有很多粉丝,但我是褚时健的粉丝,他不仅是云南人的骄傲,更是我们这些企业家的骄傲。所以,我每次来不能说是看望他,应该说,每次都是带着崇敬的心情来取经的。他一年创造300亿元税利的时候,万科的经营规模才30亿元,差距非常大;我们去年才缴了300亿元的税,而褚厂长在二十年前就达到这个数字了,那还是二十年前的300亿元。

  所以,在褚厂长面前,我只是前来学习的后辈,他一直给我非常强烈的内心触动。

  十年前,我第一次到哀牢山。我见到他的时候,老人家戴着一顶破草帽,衣服的圆领还是破的,比现在穿得还旧。那时他正和一个人讨价还价。那个人帮他修水泵,开价80元,褚厂长说:“最多给你60元。”他俩就围绕着80元还是60元讨价还价。想想看,他曾经是多么叱咤风云的人物啊!

  之后我们开始聊天,我很好奇地问他:“您前后做的事情差别太大了,我相信您能搞成,但有一点不明白:既然种橙子,为什么不引进国际上很好的橙苗,而是从湖南引进种苗呢?”

  他就给我讲道理,说哀牢山的土壤怎么样、气候怎么样,说:“我一定能种过他们。”之后大谈挂果之后是什么情况,又说这种橙子怎么怎么好。我就问他挂果要多长时间,他说要六年。我当时一盘算,六年之后他就80多岁了,一个70多岁的老人创业,大谈80多岁以后的场面,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啊!

  而我对自己晚年的安排,和他的境界完全不一样。所以,我发自内心地佩服他。在和褚厂长接触的过程中,你就能理解,他为什么能在当年把企业搞得那么成功,绝不是因为政策、特许经营,或者偶然。

  那次之后,我们经常通电话。十年后,大家都看到了,褚橙已经很有名了。

  通常来说,我和褚厂长会被当作同一时代的企业家。我们都创过业。我于1983年到深圳,1984年创建万科,这些我记得很清楚。创业时,我在万科办公室的地板上写了两行字,第一句引用肯尼迪就职演说中的话,“不要问社会能为你做什么,而要问你能为社会做什么”;第二句是巴顿将军讲的,“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,不是看这个人站在顶峰的时候,而是看这个人从顶峰上跌落低谷之后的反弹力”。

  巴顿将军是我心目中的英雄,我非常欣赏这句话。我到深圳以后,有低谷,有反弹,有很多曲折,但再怎么也不像褚厂长那么曲折,所以,我那一次非常感慨:褚厂长已经70多岁了,还在展望六年之后的漫山遍野,所以用巴顿将军的话来衡量褚厂长是再恰当不过了。

  当时,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——《哀牢山上冰糖橙》。但那篇文章不是写给别人的,而是在谈我自己的感受。之后很多企业家因为这篇文章知道了褚厂长的现状,都想到这个地方来看看,包括柳传志先生,去年他专门到这里拜访了褚厂长。可以说,褚厂长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企业家的一种精神,一种在前进中遇到困难、并从困难中重新站起来的精神。

  这次来,我不仅仅是吸收营养,还想让更多的中小企业家能够系统地了解他,我还希望能够有商学院做关于他的研究。

  因为褚厂长把一个看上去不可能做成的事情做成了,而且这种成功是可示范、可借鉴、可学习的。他就在这里,他就在做,做得很辉煌,他可以给世人提供借鉴。(摘自《褚时健:影响企业家的企业家》,推荐序一《我为何崇敬褚时健》)

  最后,我想把褚橙的广告语作为对褚时健先生的怀念与致敬:

  人生总有起落,精神终可传承

  褚老,走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