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友风采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校友风采 >> 正文

罗振宇发表2018跨年演讲:把握小趋势,面向大未来


文章作者:www.dutmba.com 发布时间:2019-10-08 点击:1635



  2018年12月31日,罗振宇“时间的朋友”跨年演讲如约而至。

  历经四个小时的演讲,罗胖通过对过去一年的回顾和未来的展望,得出一个结论:比起普通人无法把控的大趋势,真正能给所有人带来机会,从细微处引发大变化的,恰恰是我们身边的各种“小趋势”。

  01 做事与不做事的人

  2018年过来之后,我多多少少感觉到,所有那些曾经看起来坚固牢靠的东西后面,现在都需要打一个问号:这个世界还会好吗?

  2018年,我们告别了很多曾经熟悉的人。我们都曾经为他们哀悼过,时而还感慨:一个时代结束了。这种感慨在朋友圈里如此密集,以至于有人说:2018年,结束了太多次。

  我们并不是在告别谁,我们是在告别自己的一部分。我们必须习惯,这个世界抽换掉一些我们喜欢的、熟悉的东西。

  以前,变化可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;现在,变化可能成了生活本身。

  

  ?

  跨年演讲进行到第四年,我们越来越想清楚了跨年演讲是为谁服务的:为做事的人服务。

  做事的人和不做事的人,有啥区别? 做事的人无所谓悲观还是乐观,我们只关心如何把事做好。不做事的人经常讨论一些抽象的问题:情感和理智哪个重要?理想和现实怎么能平衡?远方和苟且怎么选择?着眼未来和回到初心哪个更重要?

  经典案例:你妈和我,你救谁?如果就这个问题讨论三天三夜,也得不出一个满意答案。但如果真掉水里了,所有讨论的假设马上会具体为硬邦邦的现实。

  你看,做事的人和搞评论的人,完全在两个世界。有些事情在做事的人面前,完全不难。

  02 小趋势?

  过去几十年,我们这一代人的行动策略是什么?随大流啊。宁可被说成是猪,也一定要挤在风口。即使看到千军万马,也一定要走上那座独木桥。

  感谢2018年,让我们有机会反思:我们还能抓住某个大趋势、随大流,拿着一张通用的入场券从此躺着分享里面的红利吗?2018年我们知道,“躺赢”的时代再也不在了,我们必须学会用新的方法:小趋势。

  什么是小趋势呢?第一,它小,所以很难察觉。第二,它不发生在我熟悉的领域里,它是通过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才滚动到我面前。

  

  ?

  这不是今天才发生的,这个世界一直都这样,你很难预测小趋势。

  你在2012年之前,没成为一个淘品牌,是不是就错过了?并没有。

  这一年的9月,微信公众号上线了,微信电商的春天就来了。

  这波又没赶上。没事啊,2013年,淘宝开始扶持网红电商了呀。

  这波您还没赶上。2014年,O2O开始了。

  你还没赶上。2015年,社交电商开始了。

  你仍然没有赶上。2016年,拼团开始了。

  你还是没有赶上。2017年,直播电商开始了。

  到了2018年您还没醒,我只能说有人已经醒了,短视频带货,某快网红一天带货1.6亿。

  这说明啥?总有新机会,总有下一班,哪有末班车?凡我赶不上的,我就做好准备,到未来等它。

  03 我们能看到事实吗?

  我们和世界之间的真实关系,经常会被误解。

  曾经的一个调查,题目是:什么样的姑娘想整容?结果,调查的每一个人都说,“我怎么会知道,我相貌中等偏上。”请注意,是“每一个人都如此回答”。

  这个事件折射了什么?折射了我们经常对真相一无所知。

  过去,我们以为能把世界抽象化,这是个很大的本事,因为你能用一个很高明的、很简洁的抽象模型来解释这个世界,那是最了不起的事,那是牛顿和爱因斯坦式的成就。但是,对做事的人来说,使命不止于此。还原能力才是我们做事的人逼近事实真相、把握小趋势最稀缺的能力。

  

  ?

  巴菲特还有一个提醒:没有一个人可以靠做空自己的祖国成功。他为什么这么说?这不是在讲什么爱国主义,而是说每一个人的成功,都是在分享一个共同体的红利。尤其是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,我们的祖先埋骨于此,我们的血脉扎根于此,我们青春在此,也将终老于此,除了盼着它好、相信它好。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?

  最聪明的做法,就是做一个理性乐观派。只有这个选择既符合我们的理性,也符合我们的情感,还符合我们的利益。

  乐观是我们这批创业者的性格底色,不乐观,这年头没法做事。评论家们分析环境,有的人说悲观,有的人说乐观,这些分析,哪个我都听,哪个我也不全信。我唯一关心的是,我手头的事上具体的难处。

  2018年是很难,但是我们做事的人都知道: 2018年难,哪一年不难?

  04 我们能感知“非共识”吗?

  多年之后,关于2018年的这场跨年演讲,也许你什么都不记得,但是,我特别希望你还记得下面这句话:决定我们个体命运的,除了众所周知的大趋势,更是那种需要我们自己去主动发现的小趋势。

  为了更精准地感知小趋势,刚才我们自问了第一个问题:我看到事实了吗?那么现在我们开始扎心第二问:我们能感知“非共识”吗?

  你不要以为非共识就是跟这个世界抬杠,抬杠谁不会,见什么骂什么,看什么都不顺眼,什么都想否定。那不叫“非共识”,那叫“反共识”。从被排斥到被承认,从脱离共识到再造共识。整个过程,才叫非共识。

  

  ?

  非共识从来不反对什么,它只是把被忽略的东西呈现出来。2018年天猫“双十一”显示,迷你微波炉销量增长980%,迷你洗衣机销量增长630%,一人吃的火锅销量增长210% ……这背后都是同一类非共识:一个人也想好好生活。

  05 我们的力量从哪里来

  想抓住小趋势,我们的力量从哪里来呢?

  举个例子:顺丰速运,很多人都用过。2018年它做了一件事,花了1个亿为员工定制耐克工作服。很多人感慨“顺丰对员工真好啊”,你可能还会联想起另外一件事:两年前,一位顺丰小哥挨打,顺丰老板王卫为他出头。

  有人会说这是顺丰企业文化建设搞得好,也有人说这是顺丰的公关形象搞得好,还有人说这是王卫这个老板仗义。但事实上,不这么简单。

  一家快递公司的核心是什么?我们都有过收发快递的经验,当一个快递小哥站在我们面前,让我们看到的那个瞬间,我们就能判断他靠谱不靠谱。

  如果我是顺丰的老板王卫,我最好的方法就是:我只要用行动,真的让我的同事,让快递小哥觉得在这个公司工作有尊严、有体面和有安全,这飞轮就已经推动起来了。什么时候推动?就是当他们站到用户面前的时候,他们会让用户也感受到尊严、体面和安全感。

  

  ?

  罗胖说今天讲这个信用飞轮的逻辑,只想证明一点:这个世界绝不会只变成机器的世界、算法的世界、代码的世界。这个世界在很多场景下,完全呈现为一个人推动人的世界。

  06 时间的朋友

  关于小趋势,最后一个问题来了,我们都希望是时间的朋友,但时间愿意和我们做朋友吗?

  举例:有一个收费站的员工,因为收费站裁员了,她非常悲愤地说:“我都36了。除了收费,啥也不会。到这个岁数,学东西都学不了,也学不会了。我这下半辈子可怎么办呢?”请注意,她觉得自己啥也学不会了,36岁。

  而一位100岁的老奶奶说:“我特别后悔60岁的时候没有开始练小提琴,如果当时练了的话,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有40年经验的小提琴手了。”

  

  ?

  这就说明了,任何一个人,不管你的力量强弱,跳出时间设置的陷阱,放眼于足够长的时间,长期地守住目标,你就能成为时间的朋友。这种行为模式,叫作“长期主义”。所有能穿越时间的东西,就该坚守;所有会被时间过滤的,该翻篇就翻篇。只有长期主义者,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。

  2018已经悄然走过,那2019怎么办呢?

  作家阿尔贝·加缪说过:“对未来最大的慷慨,是把一切献给现在。”

  

 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