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资队伍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师资队伍 >> 正文

白岩松直言“非常同情80后”:能挣钱的时候,却发现房子已经买不起了……


文章作者:www.dutmba.com 发布时间:2019-10-28 点击:1476



  2019年伊始,白岩松和年轻人进行了一场长达两小时的交流。在谈及80后的时候,他用了一个让人很诧异的词:同情。

  然后,接下来的一段话,深深扎中了所有80后的心:

  因为80后的父母没有积累那么多的财富,导致80后既要有物质方面的追求,又要承担精神方面的追求,非常的拧巴和挣扎,我要对他们说一声辛苦了。

  

  在可以无数次仰望星空的年纪,不得不埋头捡拾着地上的六便士。

  也许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,就注定了80后的负重前行。

  80后是一代

  有见识却没有舞台的看客

  网上一直流传着这样一段话:

  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,读大学不要钱;

  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,读小学不要钱;

  我们还没工作的时候,工作是分配的;

  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,撞得头破血流才能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;

  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,房子是分配的;

  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,却发现房子已经买不起了……

  你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,但是它却是80后的真实写照。

  曾经,我们天真的以为我们是新世纪的天之骄子。

  但是看到的却是那些比我们大的70后早早地娶妻生子成全了自己的人生,而比我们小的90后嘴里开始冒出的一些“新人类”的语言,我们已经完全插不上嘴了。

  张泉灵曾经说过:

  “我周围很多80后,真心觉得他们不容易。他们不太靠得上父母,他们的父母是一样不容易的50后,可能还赶上了下岗。80后大多独子,奋斗在异乡,上大学赶上扩招,看着上学容易,可是出来大学生不值钱了。没赶上买房的好时候,不说了,都是泪……”

  80后,仿佛看到了一切机遇,又跟一切机遇擦肩而过。

  前段时间和老同学聚会,东子多喝了几杯,借着酒兴和大家吐露心声。

  大学毕业东子去了国内一家著名的游戏公司,熬了三年刚当上项目主管,却被告知部门裁撤。原来智能手机时代来了,公司要寻求转型,东子也不得不抛弃自己多年来的专业积累,开始学习新的行业知识。

  可还没等他跟上公司的节奏,却发现新来的90后没几个月就成了他的领导。本以为赶上了网络盛行的大时代,却没想到转眼就徘徊到了被淘汰的悬崖边。

  而随着30而立,家庭事业权衡两端,他更加感觉到力不从心。

  “风往哪个方向吹,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。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风,可是最后遍体鳞伤,才知道,我们原来都只是草。”

  没成为想成为的人

  却成了讨厌的人

  早告别青春,活成了别人。经历的时代,已如此陌生。

  年少时的话,又不敢承认。低头在人海,浮浮沉沉。

  韩寒在这个冬天带着他的《一半人生》,也开始了和自己的青春挥手作别。那个曾经坐在央视的演播室舌战群儒,在网上将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男生,如今却成了一个“女儿奴”,正襟危坐地对现在的年轻人说道:

  “此番我又发现我17岁的书中有一句话错了,那就是‘七门红灯,照亮我的前程’,红灯永远不能照亮你的前程,照亮你前程的,是你的才能。”

  有人说韩寒世故了,80后彻底老了,没有了最初的热血沸腾,也失去了纵横战场的精神,80后最终都成了他们曾经最讨厌的人。

  确实,小时候我们想当科学家,想当超人,想拯救世界,但后来慢慢变了,变的只想给爸妈安稳的生活,给爱人一个美好的未来,给孩子一个温馨的住所。

  生活里永远不存在什么超人,只有撑起一个家的普通人。

  80后的青春,是一场提前告别。

  也许你会诧异彼此都变了模样,但你终会释然,也许我们本该这样。年轻时,热烈激昂;而立以后,柔软倔强。

  没成为自己最想成为的人,成为那个讨厌的人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坏。

  回不去的青春

  放不下的责任

  刚刚过去的跨年,朋友圈被一张“从此再无20多岁的80后”截图刷屏:

  

  踏着80年代的末班车,89年的朋友大杨留言道:从此天台再无20多岁的80后。

  原来,从2019年开始,最后一批80后也步入了而立之年。曾经的80后是青春的代名词,可是转眼间便走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。

  一个星期之前,我被朋友拉着去看他刚入手的一辆哈雷,那是他年少时的梦想。但是没过几天他便告诉我,他把哈雷封存进了仓库。

  我诧异地问他原因,电话里他的声音略显低沉:“上路飙车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下,差点没钻进路过的一辆大货车的车轮底下。”

  他告诉我,他爬起来发现自己没事的那一刻,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。他说那不是劫后余生的喜极而泣,而是因为生死之间他想起了家里的妻子和孩子。如果他就这么死了,那么整个家就毁了。

  我能想象得到朋友那时的恐惧,因为在他说这些的时候,我也下意识地望了望正在哄孩子睡觉的妻子。

  年轻的时候,我们可以为了梦想奋不顾身,但是如今已是“死也不敢死,也不能死”的年纪。

  不是害怕死亡,是真的放心不下。

  80后的我们,大多是独生子女。一对夫妻,身后背着4个老人,前面还有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。我也想过,如果有一天面对死神,自己是否可以坦然地和这个世界说再见。

  但是答案一定是否定的。

  因为我不想让饱经沧桑的父母,体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;也不愿违背,曾经对爱人许下的白头偕老的承诺;更重要的是,我还想陪着孩子慢慢长大,看他们结婚生子。

  我们可以没有豪车豪宅,一辈子平平凡凡,但是不能没有健康,没有生命。

  80后,开始惜命,因为他们明白:一个人好好活下去,才能承载一群人活着的意义。

  也许80后真得像白岩松说的那样,是值得同情的一代,但是即便再荒芜的土地之上,也应该有希望绽放。

  从年少的愤怒反抗,到如今的释然坦然,我们仍然有自己的热爱和坚守。

  80后,走出了青春,却没有走出时光。

  生而艰难,我们依然仰着头,站在世界的中心。

  我们害怕失败,却也从未被打败。

  只要心中有所爱,便能乘风破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