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学管理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教学管理 >> 正文

浙工大教授萧寒纪录片新作《一百年很长吗》即将上映


文章作者:www.dutmba.com 发布时间:2019-09-21 点击:789



  12月1日,浙江工业大学教授萧寒,继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后,将带着他的第三部纪录片电影《一百年很长吗》再次回归大银幕。

  《一百年很长吗》是导演萧寒继《喜马拉雅天梯》、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后,第三部走入院线的纪录片,讲述了两个普通人从2017年到2018年的坎坷生活。

  

  真实的生活曲折的像剧情片一样

  

  一位是从乡村到城市、打拼十年的90后小包工头黄忠坚。从这位痴迷蔡李佛拳和舞狮的小伙子,和女友张雪菲吵吵闹闹的小情侣生活开始,到两人不顾女方父母反对登记结婚,小两口没过几天幸福日子,却意外发现怀着的孩子心脏有问题,于是在毅然生下孩子后,小夫妻不得不筹钱做手术……

  另一位是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做了一辈子马鞍的老爷子阿合特,家里欠了不少债务,大儿子是个浪子,小儿子继承家业,但侄子尿毒症需要肾移植。家中唯一的壮劳力小儿子决定去配型捐肾,儿媳妇坚决反对……

  两个小人物这一年间生活之曲折,就像剧情片一样。而实际上,这是一部纪录片。在106分钟的观影过程中,观众偶尔会因为主人公的遭遇而叹息,偶尔也会被琐碎的生活片段所逗笑,但就像影片里说的那样,很多时候,笑着笑着,许多观众却又默默流下了眼泪。

  一百年很长吗?

  

  谈起对于这部影片的思考,萧寒动情地讲道“短短一年当中,这一老一少面对着和我们一样的困惑,爱情、亲情、梦想,一个个问题都会直指我们内心。一百年很长吗?每个人可能都会有不同的答案,我想通过这部电影去探寻的是,在人的一辈子中,究竟什么样的力量能让我们更有勇气去面对生活当中的一个个坎儿。也许是因为一件爱做的事,也许是因为一个你爱的人。渡过这一关,我们就可以好好生活了。但我们知道,过了这一关还有下一关等着。但我们必须要这么想,我们才会更有力量的去活着。”

  

  在现场有观众问到萧寒对于“真实与电影创作之间”的理解,萧寒表示说:“纪录片一定是客观的吗?不是。有导演有剪辑,那么片子一定会有主观的因素在里面。但记录的过程中,那一刻拍摄的素材一定是真实的,是真真切切发生在我们眼前的。那些语言、那些举动、那些表情和反应,都是真实的。而这些就是我要记录的。在后期制作影片的过程中,我们做的只是用创作者的想法来讲述故事,将真实的故事呈现在观众们眼前。”

  

  与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中展现特殊职业文物修复师,和《喜马拉雅天梯》中去到世界之巅不同,萧寒导演此次的新作《一百年很长吗》是一次对生活、对普通人的朴实思考。萧寒将它定义为自己的一次从“庙堂”到“江湖”的回归。而追求最真实的记录,是萧寒一直所坚持的想法。谈到影片的创作初衷,萧寒表示说:“拍完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之后,我便开始把我的目光投向了生活中最草根的手艺,其实我并非关注手艺,而是想去寻找那些手艺背后的人。驻扎在一个小行业中的小人物,能折射出我们对生活、生命和社会的反思。《一百年很长吗》便是在这种寻找和反思中慢慢成长。”

  从镜头中生长出来的“喜剧之王”

  

  当有观众问到为什么会选择黄忠坚作为自己纪录片的主人公时,萧寒说:“黄忠坚其实不是我们最初的选择,但他却仿佛是自己在镜头里生长出来一样,当我第一次看见他时,脑海中呈现出的就是周星驰的《喜剧之王》,他的身上带有着《喜剧之王》里周星驰身上的那种打动人的地方,他莽莽撞撞,在生活中还带有一丝狡黠,搞笑,甚至可以说有一丝丝的猥琐,但他在混沌中却充满坚定。看到他的那一刻,我便确定了,我要找的人就是他。”

  用有故事的歌声诠释坚强

  

  《一百年很长吗》片尾曲是赵赵作词,黄渤演唱的。这一次,演唱俱佳的实力派男演员黄渤为影片献声,用他的动情演唱,诠释了影片中两位主人公坚强的生活态度。“有人在婴儿降生的哭泣里满怀欢喜,有人在逝者的笑容里泪如雨下”,一句句歌词唱出了影片的主旨:生活虽然总是充满荆棘,但渡过这一关,我们就能好好生活了。“我和黄渤聊天时,他说起自己做小歌手那段时间,在绿皮火车上看见那些小城镇小村庄,那里的人或许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家乡,但他们也有自己的人生故事,也有梦想,在生活的舞台上用力地活着。《一百年很长吗》说的就是那些用力活着的人……”

  

  由萧寒执导的第三部纪录电影《一百年很长吗》即将于12月1日全国上映,让我们一同去见证那个用力活着的自己,一同去感知生活的另一面,去找寻属于自己的答案。